http://b.niaojidi.com

随笔写写现在麻雀的故事

与雀为友

(随笔)

大礼堂很高很大,屋顶也没钉上天花板,梁上栖满了麻雀,从下面望上去,就像是木头里长出的无数小蘑菇。早晨,他们刚刚醒过来,就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。

麻雀真是一种令人讨厌的鸟,绝不像黄莺、画眉那样讨人喜欢。更令人气愤的是,它们实在太不讲卫生,白屁股一翘,一颗白色的粪弹就从天而降,不管它屁股下面,还堆着正收割回来的稻谷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。然而,尽管它们已触犯众怒,但大家也无可奈何它。礼堂屋顶太高,任你喊破嗓子,它是充耳不闻,依然我行我素。“要是有气枪就好了。”“有皮弹弓也行。”有人说。

小时候确实玩过一阵子打鸟。那时,每当夜幕降临,便扛起气枪,走进竹林。手电筒一照,一个白点,那边是目标。打来的鸟用黄土一裹煨起来,味道好极了。

不过,现在如果手里真有一支枪,我也不会开火了。麻雀现在是保护动物了,况且,人长大了,或者说慢慢老了,就会越来越珍视生命,包括自己的、别人的,人类的,非人类的。鸟的天堂在林间。他们离开林间,也算是背井离乡了。

久而久之,我们也渐渐地习惯了麻雀的啼叫声,有时候竟然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。

不是收获季节,礼堂的稻谷没有了,但麻雀们依然不肯离开,它们好像把这里当作了“家”。偶尔会有一、二只鸟血淋淋地从梁上掉下来。

人类不去骚动它们,它们竟然自己互相残杀起来。它们是因为争食,死于你死我活的“决斗”。谚语云: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”麻雀的世界,与人类的世界何其相似啊。

麻雀可谓遍布五湖四海,无论山地、平原、丘陵、草原、沼泽和农田,都可以成为它们栖息和活动的地方,灌木丛中、疏林草蓬、房前屋后、路边树上,都能见到它们小巧玲珑又活泼的身影。

麻雀看似胆小,其实胆大易近人,只不过警惕性较高罢了。它多营巢于人类的房屋处,它喜欢把窝巢筑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。

麻雀吃虫也吃谷,但人们往往看不到它“为民除害”,只看到它偷吃我们的粮食。这也是它当年被列为“四害”之一的原因吧。

无论怎么说,它总是一个小小的生命,更何况,它还有一对翅膀,渴望飞翔。它很喜欢与我们人类为友,只是我们人类很瞧不起它,有时候甚至把它当作敌人。

不是吗?很多鱼鸟有关的词都是贬义的:鸟声兽心,鸟面鹄形、如鸟兽散、羊肠鸟道、鸟鼠同穴……这里的“鸟”当然是指麻雀了。至于“小鸟依人”啊、“鸟语花香”啊,估计谁也不会认为这“鸟”就是麻雀。

更直接的是“鸟人”二字,有些骂人的味道。“鸟人”的“鸟”读为“diǎo”。《水浒传》:“那汉气将起来,把宋江劈胸揪住,大喝道:‘你是甚么鸟人,敢来消遣我!’”《二刻拍案惊奇》卷十四:“大夫大吼一声道:‘这是个什么鸟人?躲在这底下。’”

还有传下来的老古话:宁学蚂蚁腿,勿学麻雀嘴;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生来会打洞,麻雀生儿钻瓦缝 。等等这些,都有些蔑视麻雀的意思。

但也有褒扬麻雀的。有这样一则寓言,苍鹰在麻雀面前骄傲地说:“你飞不远,不像我那样在高空领略大地的辽阔,山河的壮美,你的见识太肤浅了。”麻雀昂起头,自豪地说:“我平时帮人们捕食害虫,生活过得快乐而充实,而你高高在上,为人们做了些什么呢?” 苍鹰听了,无言以对。

世上有了麻雀,才丰富了我们古老的文化。仅仅是关于麻雀的歇后语,就多得不计其数。比如“麻雀搬家—— 唧唧喳喳”“麻雀想学凤凰飞—— 枉费心机”“屋檐下的麻雀—— 经不起风吹雨打”“开笼放麻雀—— 各奔前程”“半天云里打麻雀—— 空对空”……尽管麻雀在这些歇后语里,扮演的可能不是正面角色,却使语言变得生动、形象、丰富多彩。

麻雀也常常进人古诗古词中。唐司马扎《登河中鹳雀楼》:“鹳雀飞何处,城隅草自春。”宋王安中《蝶恋花》:“青帝回舆云缥缈。鲜鲜金雀来飞绕。”宋陆游《晚秋出门戏咏》:“鸣鸠雨後却呼妇,飞雀霜前先著绵。”宋曾协《暮春杂咏八首》:“驯雀飞还下,游鱼去自还。”宋苏轼《餈韵杨公济奉议梅花十首》:“寒雀喧喧冻不飞,遶林空啅未开枝。多情好与风流伴,不到双双燕语时。”

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,解剖几只麻雀,可以从中得到对所有麻雀共同本质的认识。于是,现代得出了“解剖麻雀”的哲学思想。

“解剖麻雀”是一种重要的领导方法,具体是指通过深入研究具体典型,从中找出事物的规律的领导方法。共性寓于个性之中。“解剖麻雀”的思想方法和领导方法,就是要求我们在工作中深入实际,认真进行调查研究,通过对个别地方、个别单位、个别典型的科学剖析,求得对普遍情况的真正了解和对一般规律的正确认识。

我们不欣赏麻雀的美,是因为我们见到了太多的麻雀。一旦麻雀成为濒危动物,我们才会觉得它很美,连啼叫声也美。我们常常以蔑视的心态对待它,是因为我们与上面那则寓言中的讥笑麻雀的苍鹰犯了同样的错误。

众生平等,若我们去掉狭隘之心,以“平等”的心态去对待它,你便会发现它的可爱之处,你会觉得那“小鸟依人”“鸟语花香”中的鸟,也许就是麻雀。你会觉得,宋代欧阳修写的《画眉鸟》“百啭千声随意移,山花红紫树高低。

始知锁向金笼听,不及林间自在啼。”题目改成《麻雀》也无什么不妥。

分享或转发请注明内容出处:鸟基地博客 更多的随心写意尽在鸟基地博客!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b.niaojidi.com/sx/1097.html

郑重声明:为了让鸟基地博客信息更丰富,我们修改了原文排版和分段,如有冒犯你的利益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感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