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b.niaojidi.com

拐卖婴儿怎么定罪?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【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】于2020年09月03日,据鸟基地博客了解到,近年来我国拐卖婴儿的事件时常发生,最近重庆警方就抓获了一个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,犯罪嫌疑人张某假装自己无法生育,便在网上骗取想要送养孩子的未婚女子,而该女子不知道张某的真面目,以为他是真心喜欢孩子,便放心的将孩子交给了张某,而张某却将这名婴儿开价七万卖出去,并且跟买家说如果需要办理出生证明还需要多付几万,现在犯罪嫌疑人张某已经被警方逮捕,而该案件也在进一步调查当中。接下来,大家可以和鸟基地博客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~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近日,重庆警方破获一起拐卖儿童案件。经审讯,25岁的犯罪嫌疑人张平(化名)利用待产孕妇及“买家”之间的信息差,两头欺骗,涉嫌非法买卖婴儿,并从中获取利益。

目前,警方已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张平,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介绍,在买卖婴儿的圈子里,孩子的价格一般用“补”(补偿)来代替,比如“补7”,就表示孩子的价格是7万元。如果买家要办理出生证明的话,就需要多付几万块钱。“中介”喜欢“人”和“证”都要买的买家,“这样就可以赚得更多”。

男子假装无法生育 网上联络“送养”孩子的未婚女子

孩子妈妈小慧(化名)今年28岁,湖北省恩施人,在她的回忆里,自己是7月份在网上认识张平(化名),也就是被警察抓捕的男人。当时,未婚有孕的小慧因为无法养育肚子里的孩子,希望能在网络上寻找到送养的家庭,“我养不起,就希望想要孩子的家庭能把他养大。”

张平找上了小慧,说自己无法生育,希望能有一个孩子,经过在网络上的了解,小慧觉得张平还比较有责任心,眼看着预产期要到了,张平邀请小慧到自己暂时居住的重庆来生孩子,“这样我也能照顾你。”

张平告诉小慧,等到孩子生下来,要给小慧一笔钱,但小慧拒绝了,“我只想孩子有个好人家,我不要钱。”但张平仍旧非常坚持,要给小慧一笔几千块钱的营养费。

8月初,小慧即将临盆,被张平接到了重庆渝北的一家医院的妇产科,在外人看来,两人和日常要当爸爸妈妈的两口子没什么两样,但实际上,小慧对张平的个人信息并不了解。

小慧记得,孩子刚出生,张平就带着自己的爸爸妈妈来看过自己,老两口虽然话不多,但看得出来很喜欢孩子,张平说,等孩子接回家,爸妈就会帮着他一起照顾,这让小慧更加放心了。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自称手上“有资源”的“中介”

上官正义关注流浪乞讨儿童及拐卖儿童犯罪已有多年,作为一名打拐志愿者,他时常“混迹”于各大论坛、QQ群及微信群内,协助警方打拐。上官正义也只是一个化名,并非其真实姓名。

上官正义介绍,在买卖婴儿的圈子里,孩子的价格一般用“补”(补偿)来代替,比如“补7”,就表示孩子的价格是7万元。如果买家要办理出生证明的话,就需要多付几万块钱。“中介”喜欢“人”和“证”都要买的买家,“这样就可以赚得更多”。7月初,上官正义在一个QQ群里看到有人发布信息欲卖婴儿,添加发布者后,对方给了上官正义一个微信号,称有需求可以添加该微信号,“那人资源较多”。

这个“资源较多”的人就是赵军。上官正义称,刚开始与赵军聊天时,赵军问了一连串问题:“你多大了?你是在哪里看到加的我?你是做什么的?结婚没有?结婚证可以看一下吗?”上官正义回答了赵军的全部问题后,才初步打消了对方的疑虑。

在赵军面前,上官正义自称自己在上海做生意,结婚多年一直无子女,因此想“买”个孩子抚养。

过了两周,赵军给上官正义发来“资源”:“在不在?男女不知道,很快就出生。”

赵军称,这次的孕妇是湖北恩施人,他已给孕妇买好了到重庆的动车票,小孩将在重庆的一家医院出生,交易地点也在重庆。

为了让上官正义相信,赵军告知了该孕妇的相关信息,还给其发去了火车票订单信息截图。赵军告诉他,这名孕妇叫吴晓月(化名),28岁,未婚,湖北人。吴晓月跟男友分手后才发现怀孕,也一直没跟家人说。吴晓月来重庆还有其妹妹陪同。火车票订单信息显示,吴晓月姐妹俩乘坐7月27日下午的动车,由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前往重庆。

上官正义与赵军的聊天对话截图。受访者供图7月28日,上官正义买了当晚到重庆的机票。同日,上官正义将该线索提供了澎湃新闻。为核实上官正义的说法,记者以上官正义朋友的身份陪同他与赵军见面。

拐卖婴儿怎么定罪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

第二百四十条 【拐卖妇女、儿童罪】拐卖妇女、儿童的,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;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死刑,并处没收财产:

(一)拐卖妇女、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;

(二)拐卖妇女、儿童三人以上的;

(三)奸淫被拐卖的妇女的;

(四)诱骗、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;

(五)以出卖为目的,使用暴力、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、儿童的;

(六)以出卖为目的,偷盗婴幼儿的;

(七)造成被拐卖的妇女、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、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;

(八)将妇女、儿童卖往境外的。

拐卖妇女、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,有拐骗、绑架、收买、贩卖、接送、中转妇女、儿童的行为之一的。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

延伸阅读:她是妇产科主任,却利用职务拐卖婴儿,结局如何?网友:死不足惜

金庸的《天龙八部》,列位看官应该都看过,即便没看过原著,应该也看过改编的电视剧,最经典的黄日华版,后来翻拍的胡军版以及钟汉良版,不知道各位看官更喜欢哪一版呢?在其中有四大恶人,排行第二的恶人叫做叶二娘,因为自己的孩子,也就是主角之一的虚竹被别人给抱走了,导致叶二娘性情大变,最喜欢将别人的孩子抱走,玩腻了之后就杀死或者丢掉(婴儿被丢掉也是一个死)。不得不说,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如果叶二娘的孩子没有被抱走,说不定她也不会玩弄别人的孩子。

而在现实生活当中,还真有这么一个“叶二娘”,自2011年至2013年7月期间,先后将别人所生的7个儿女抱走,而且拐卖给他人以赚取经济利益,那么她是怎么做到的?她又为何要这样做?这位现实当中的“叶二娘”叫做张淑侠,不过她的行为,可一点都称不上一个“侠”字。张淑侠从小就聪明伶俐,学习成绩在班级里一直是名列前茅,甚至还跳过级,在班里担任班长,活脱脱一个别人家的孩子。

不过等到初中毕业后,这位张淑侠并没有去上高中,反而上了中专,后来去了卫校学习。她那个时候还讲究分配,因此毕业后被分到了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流曲镇上的医院。而在当时,整个镇医院妇产科也就一个人,所以张淑侠很快就受到了“重用”,她在镇医院挑大梁了很多年,因为经验丰富,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,被调到了富平县妇幼保健院,后来更是荣升妇产科主任。张淑侠工作很认真,根据她的同事声称,张淑侠待人大方热情,经常把别人家的事往自己身上揽,人缘很不错。

而且,张淑侠的专业本领也没落下,许多医生做不了的事情,她都能够完成,称得上是妇产科的权威。如果张淑侠保持这种态度,继续努力工作,在事业上肯定会取得好的成就,然而她却偏偏开始利用自己的职业“捞黑钱”。张淑侠一开始还只是私开诊所:2008年时,李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生下一个女孩,为了响应计划生育,需要进行上环。张淑侠却领着李某到了自己家,手术设施就是一张床,没有基本的卫生消毒设施。

等到完成手术,张淑侠向李某收了100块的手术费,没有开发票,这100块当然就落到她自己腰包里了。事后李某再次怀孕,张淑侠就介绍她到外面的私人诊所做B超,来收取中介费。或许是嫌弃来钱太慢,张淑侠就想到了一招,等到孕妇生下孩子后,欺骗他们说,孩子具有先天残疾和传染病,一般家庭听说这事儿,当然是吓得惊慌失措,最终选择将婴儿交给医院处理。张淑侠就把这些家属自愿放弃的婴儿,卖给需要孩子的家庭,一转手就是几万块。

金钱的诱惑玷污了张淑侠的医德,此后两年间她拐卖了七个孩子。不过在2013年7月,她将董某的孩子拐卖之后,终于引起了董某家人的注意,质疑张淑侠拐卖婴儿,并且向公安局报案。警察当即将其逮捕,随后在渭南中院开庭,宣布判处张淑侠死刑、没收全部财产,被拐卖的婴儿除一人死亡外,其余6名婴儿都被解救并且还给了亲生父母。许多网友表示张淑侠死不足惜,只是可惜了那个死掉的孩子。

以上是【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】的详细全文内容,对于网络贩婴一个婴儿开价七八万你有什么看法呢?

展开全部内容

分享或转发请注明内容出处,更多的热点新闻尽在鸟基地博客!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b.niaojidi.com/news/28017.html

郑重声明:为了让鸟基地博客信息更丰富,我们修改了原文排版和分段,如有冒犯你的利益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感谢!

相关热点新闻推荐